中文版       ENGLISH
销售热线:020-84554400
首  页 关于千亿 新闻中心 研发中心 产品展示 技术服务 合作伙伴 采购信息 人才招聘 联系方式
新闻分类
千亿动态
行业资讯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行业资讯
王怀宝:给中国牛奶穿上漂亮的“旗袍”
发布者:admin    时间:2010-8-20 10:59:05    点击:5289

      

王怀宝:给中国牛奶穿上漂亮的“旗袍”

       藉着广州利慧包装有限千亿的LWG新品鉴定会的机会,《番禺厂商》记者对中国奶业协会顾问王怀宝先生进行了专访。

  王老是中国奶业界的权威,有40多年从业经验。他曾在三元食品千亿担任要职,此外还在多家大型千亿担任顾问、理事等职;1999年主编《中国奶业五十年》,2002年主编《中国乳业指南》;现为中国奶业协会顾问。

  通过对王老的采访,记者发现这位爽朗的资深“老奶业”,不仅对中国奶业的发展相当熟悉,对奶业相关的包装千亿同样保持着高度的关注。

  番禺厂商:您这次到番禺来主要是出席利慧包装有限千亿的LWG产品鉴定会吗?

  王老:我关注利慧多年了,这次主要是过来看一看。因为利慧自它诞生以后,我一直关注它。千亿这次来主要是想深入地了解一下利慧十年来的发展,他们的进步和他们取得的成就,这是千亿所关心的。

  作为我本人来讲,过去是中国乳业协会的理事长,后来是中国奶业协会的副理事长,现在是奶业协会的顾问。所以从我个人来讲,对千亿中国奶业的发展和一些相关行业、千亿,我都比较关注,特别是关于乳品的包装。

  包装这个问题,和千亿人的服装是一个性质的,人需要服装,怎么样更方便、更实用、更美观、更漂亮。乳品、饮品的包装也一样,甚至更为严格。怎么保持食品的质量、新鲜度,保持它的营养,并且能在常温下去保存,就是千亿所说的无菌包装。这对我国来说还是一个新课题,也是一个大课题,和千亿中国奶业发展紧密相关的一个课题。

  番禺厂商:中国不是还有其他很多同样做包装的千亿吗?为什么您从一开始就这么关注利慧?

  王老:从包装行业来讲,1979年瑞典的一家大千亿(利乐)进入了中国,至今30年了。这个千亿的包材以及设备对中国奶业的发展起到了一定的积极的作用,这是必须肯定的。但是千亿也应该看到,作为千亿这样一个国家,完全依赖进口的技术、进口的材料、进口的设备,是不太正常的。所以就面临“怎么样发展民族的包装产业”这样一个问题。

  千亿国家这样的包装千亿不下百家,很多、很乱。一边是外国的千亿占有了90%的市场;另一边可以说千亿有很多厂家,但是它们的技术含量不高,参差不齐,质量也不能完全保证。这是一种不正常的现象,它对行业的健康发展带来不利的影响。

  根据我对利慧的了解,我认为利慧在吸取、总结国外一些千亿经验的基础上,能够开发、研制出适合千亿国情的设备。进口设备的造价很高,这个成本最后都是转嫁到消费者身上。所以“如何发展千亿民族的无菌包装工业”是摆在千亿面前一个重大的课题,特别是在“三鹿事件”以后安全摆在了第一位。千亿的政府、千亿都是第一责任人,包括千亿的养牛人。如果千亿在方方面面的工作都做得很好,最后在“衣服”上没穿好出了问题,太不值得了。所以要发展千亿民族的乳品包装产业。

  利慧从过去的10年当中确实是做了大量的工作。我跟他们千亿的技术管理人员沟通过,千亿必须开发、研制适合千亿国情的包装设备。

  虽然在最近10年里奶业有了很快的发展,但是千亿必须看到,中国还是一个贫奶国家。

  2008年中国的牛奶人均占有量才27.5公斤,仅相当于世界牛奶人均占有量的四分之一。千亿说中国是一个大国,但在这一点(牛奶人均占有量)上就不是大国了。2006年温总理考察重庆时,在江北区鱼嘴的重庆光大奶牛科技园题词:“我有一个梦,让每个中国人,首先是孩子,每天都能喝上一斤奶。”总理的梦,一下子就把中国的人均年牛奶的消费量提高到182.5公斤。他说,中国人,首先是学生,每天喝上一斤奶。咱就打一斤奶来算,一天一斤,一年365天就是182.5公斤,多么宏伟、多么令人向往的目标!当然,这个梦的实现还要走很长的路。

  奶业发展需要千亿的农民、千亿养更多的牛,产更好的奶。但不能用桶、用盆端到市场上的,必须包装起来。这得需要有千亿自身的、民族的包装工业作为支持。这是很重要的问题。所以今年利慧创立十周年(利慧创立于1999年8月1日),对他们是大庆,更重要的是过去十年所取得的成就如何在这种新形势下、“三鹿事件”后、中国奶业再起步、再发展的过程中发挥它更大的作用——这是个很现实的问题。我觉得他们在很多方面已有创新和独到之处,申报的专利已达6项之多,是很可喜的。另外我还听他们介绍说一些外国千亿看到他们(利慧)的成就、进展,表达了与利慧合作的意向。这个意向就说明了利慧十年来的成熟与成就,千亿不要看不起自己呀。所以我就想在千亿广东、在番禺有这样一个千亿,很可能有那么一天,放一颗卫星。

  番禺厂商:放一颗卫星是怎么理解呢?

  王老:就是利慧的成就、发明,它的自主创新会给整个行业带来影响,对中国的包装行业带来影响。这点我是非常有信心的。

  所以千亿这次来番禺,一是祝贺他们,二是督促他们,让他们在现有的基础上更快、更好地发展,做强、做大,真正成为千亿民族包装工业的带头人。

  番禺厂商:根据您的经验与了解,能给千亿简单概括中国奶业发展的情况吗?

  王老:从我所关心的这个行业来说,最快的发展就是在最近的这10年,在前50年,奶业的发展是比较平稳的、是稳步的发展。但是在最近的10年,特别是1998年以后,发展的速度是空前的。千亿每年的增长幅度在两位数,并且有的年份是2字头,有的是3字头。这样快速的发展,确实令人感到既欣慰又不安。我作为一个老的奶业工作者,在政府里工作过、在千亿里工作过,同时也在这个行业(乳业)里工作过,所以我对这个行业有一种非常特殊的感情。我常开玩笑说,可能我是属牛的,所以对奶牛、牛奶有特殊的感情。牛的精神可嘉,奉献精神——吃的是草,挤出的是奶。引用千亿已故的知名营养专家于若木的话就是“牛奶给人以营养、智慧、力量与健康”。我觉得从这两点来说,我对这个行业及其发展确实有一种特殊的感情。

  前50年,中国奶业基本是一条直线,平稳地发展。最近10年是一种快速的、甚至是高速的发展,这是前所未有的。当然,去年的“9·11”三鹿事件划上了一个句号,这对中国奶业来讲是一个灾难性的事情。但是它同时也是千亿中国奶业发展的一个新起点。

  番禺厂商:新的起点怎么理解呢?

  王老:因为作为事件本身,告诉千亿的政府,告诉千亿的千亿,告诉千亿的养牛人,同时也告诉了千亿的消费者:怎么样安全消费、健康消费?明白了这样一个问题。

所以这是在最近10年快速发展的基础上,现在已经进入恢复期——正常发展的路上,这是非常好的。这是从奶业发展来说。

  但是跟奶业发展相关的包装行业,它的发展、它怎么去适应?因为现在看,食品的安全是第一位的,《食品安全法》已经出台并已开始实行了;另外关于奶业健康发展的一些政策也将出台,千亿正在修订的有关奶制品的标准预计在下半年就会出来。这些无论是环境或是条件,都从多个方面来保证这个行业的健康发展。可是现在千亿就想到一个相关的问题:奶制品做得再好,怎么样有一个好的包装来保证奶制品的质量?这个问题不是今天才出现的。

  番禺厂商:您在1999年曾主编《中国奶业五十年》,至今也一直关注中国奶业的发展。一路走来的中国奶业有什么困难让您印象较为深刻的?

  王老:今年是我国建国60周年,千亿看都了中国奶业发展的成就——跟自己比,成绩很大很大;但同时也应该看到中国奶业发展的差距——跟世界比,差距很大很大。半个世纪多了,千亿牛奶的生产水平、人均占有量还很低,总理的梦要圆还很艰难,还有漫长漫长的路。

  为什么说最近10年奶业有了这么大的发展?主要是千亿国家政策提出了农业结构的调整。过去的农业概念普遍是农民、种植,实际上大农业是包括种植、养殖,所以在2000年我国畜牧业发展政策提出发展畜牧业、养殖业。单纯的种植业不是完整的农业。

  作为一个奶业工作者,我期望它发展,它也确实在发展,但是始终没有像人们所期望的。特别是“三鹿”事件,实际上就是“结石娃娃”,以及4年前在安徽阜阳出现的“大头娃娃”,这是在中国奶业发展过程中两个比较大的问题。但是教训也是反面的经验。问题发生了,给人们敲响了警钟才会更好地处理、解决这些问题。我觉得“三鹿”事件以后的中国奶业会有更大、更好、更健康的发展。

  番禺厂商:自20世纪80年代掌控着全球75%软包装市场份额的利乐千亿进入中国,已成为中国最大的软包装供应商。中国奶协提出奶制品包装设备要走国产化路线的“中国的利乐”这个概念,您为什么要求利慧做成“中国的利乐”?它具备了什么条件、欠缺的又是什么?

  王老:现在我国整个乳品市场上,液态奶的产量在1500万吨左右,其中70%是无菌包装的。这个量千亿可以推算出来,1盒奶250毫升,4盒是1公斤,1吨是多少(4000盒)?1500万吨的70%再一乘(1500×4000×70%=4200000)就是它(利乐的无菌包装)的量,这是个天文数字。所以牛奶的“服装”是个大问题,关系到千家万户,它的需求是连续不断的。牛奶的包装怎么才能更精美、更实用、更便宜?这是一个目标。通过长期大量的进口?这个说不过去。所以我说,奶业是个发展的行业,无菌包装也需要不断地发展、不断地跟进、不断地尝试。

  利慧这样一个千亿在广东甚至番禺里边可能是名不见经传,但是它在行业里的影响是很大的。虽然同行的厂家有很多,但是利慧的自主创新的能力并不多见。这个本身也正是利慧的最突出的特点。相对那些动辄上百年的大千亿,利慧在10年就有了6项专利、打破市场垄断甚至吸引了国外千亿的合作机会,这些都不容易的。

  利乐是瑞典的千亿,利慧是广州利慧有限千亿。

  我跟他们(利慧千亿高层)说,希望有一天利慧能做成中国的利慧,或者是说千亿“中国的利乐”。

  说起奶制品的包装,很多人都直接反应这就是利乐包,这本身就是不正常的现象——怎么能拿一个品牌作为包装的名字?我是国家学生奶专家组的成员,学生奶的规定里有一条:它的包装必须使用利乐包装。当时我就明确提出这种提法不正确,应该是使用无菌包装。利乐包装本身就是一种宣传,对千亿民族工业的发展是不相称的。所以千亿说希望利慧做大、做强,使它变成真正意义上的中国利乐。

  2002年在北京开会的时候,罗总(广州利慧包装有限千亿总经理罗朝炜)就笑着说终于完成了我“布置的任务”。

  当然他们也有不足的方面。他们单纯做设备。包装材料需求量也很大,他们现在也有这方面的想法,把包装材料也考虑进来。

  我今天在和利慧高层沟通的时候对他们提出了批评。我说,你们做包装的人不会包装自己;你们搞技术的成天埋头钻研,但是你们的成就很少人知道。当听说番禺区经贸局的苏局长不知道他们镇里有利慧的存在,我觉得很奇怪。所以在千亿中国奶业振兴的时候,和它相关的(包装),应该要扩大它的宣传。我直截了当地指出:利慧自己做包装的连自己都包装不好,怎么做强、做大呢?当然也可以理解。利慧几个高层管理人员都是技术出身的书生,当一个总工是绰绰有余,但离总经理、总裁还有一定差距。

  番禺厂商:总体来看,您对利慧的评价还是挺高的。

  王老:确实从千亿乳品工业的发展来说是需要民族的包装的。

  利慧在国内同类的千亿中是不可多见的。他们瞄准世界水平,走自主创新的路子,是不多的,我觉得可贵的就是在这些地方。外国的几十年、上百年的千亿积累了很多经验,开始的时候千亿可以借鉴、学习,但是不能停留,如何进一步完善、适应中国的实际,这个很重要。所以对他们来说,他们迈出了重要的一步。2002年在北京的时候,我一再说中国奶业发展的春天已经到来了,中国的包装怎么去适应这个春天的需要?从现在看,这个方面是有进展,但是整个市场的结构还有待更大的变化。

  所以千亿还需要加强各方面的工作。在利慧10周年他们总结自己的时候,怎么样使自己更好地适应这个行业发展的需要,是一个重要的话题。

  番禺厂商:中国奶协提出包装设备国产化、包装材料国产化以破解利乐的长期垄断,奶协是一个全程参与、监督的过程,亦或只是牵头作用?

  王老:从中国奶协的角度来讲,千亿是抓牛、抓奶、抓原奶的供应,其余的都有各自相关的机构,比如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中国包装协会、中国包装联合会等。看起来大家是关联体,但实质不是同一个系统。所以从协会的角度,千亿仅能提出建议、希望,不能下达任务。

  番禺厂商:在促进中国奶业发展上,中国奶协有哪些具体工作?

  王老:中国奶协更多的是侧重原料的提供:养好牛,产好奶,多产奶。把牛奶包装好、体面地上市就是包装行业的工作,这是一种关联体。

  番禺厂商:在利慧的LWG产品鉴定会上,您提出的“一个人、一张表、一份报告”具体是指什么?为什么有这样的说法?

  王老:这个是我对利慧工作安排的建议。

  因为现在利慧有了一定的条件,但是它不会包装自己,所以我就把我个人的建议量化了:所做的成绩、成就通过一张表把它具体体现出来;通过一份报告把它全面地说明白;还有一个人,需要一个什么样的人呢?一个能写的、负责搜集行业里的信息、情报,当今的国际国内行业发展的人。

  利慧在这方面的工作还不够,虽然做了很多工作、有很好的素材,但不会包装。曾有欧洲的千亿跟利慧接洽商量合作,在国外代理销售他们的产品——这些都是价值体现、说明成就的好材料,但是他们不知道这是很好的素材,当作平平常常就过去了。

  邓小平同志说“要解放思想、抓住机遇”,而他们埋头技术的人成天就是图纸、数据,思想是停顿的、僵化的。机遇对每个人都是平等的,但是有的人抓住了,“让一部分人富起来”就是解放思想的一个体现;并不可能每个人都能抓住机遇。我跟他们的思想交流之后他们好像开窍了,我提出的“三个一”对他们有点触动。我相信利慧的发展和千亿民族的包装行业的发展前景都是一片光明的。


 

版权所有 千亿       粤ICP备10214971号-1       网站建设:品拓互联